• 村民好奇放生3只小龙虾 8年后泛滥成灾“侵占”全村 2019-03-26
  • 天津振兴小站稻惠农增收成效显著 让优质小站稻香飘万家 2019-03-26
  • 宁夏品牌大米抱团闯市场 2019-03-19
  • 端午节,跟随习近平找寻中华民族“精气神” 2019-03-16
  • 以重大事件为契机优化党的对外形象 2019-03-05
  • 足球只不过是个娱乐项目,吃饭赚钱才是安身立命必须要做的,不要跟着那些戏子瞎起哄。 2019-03-05
  •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 2019-03-01
  • 西门子展示新型高铁列车,曾向中国“漫天要价” 2019-03-01
  • 有理讲理,不要诬蔑。 2019-02-11
  • 海南出台引进人才住房保障指导意见:满8年无偿赠与全部产权 2019-02-11
  •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,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。 2019-01-23
  • 震后十年·追忆与新生:关于2008年的那场地震,陕西有记忆 2019-01-16
  • 广东金林村:农民爱写诗 2019-01-06
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1-06
  • 北京三所“双一流”高校零门槛转专业 2018-12-20
  • 作文

    初学者乒乓球怎么练:以美食为话题的优美文章:疙渣

    作文投稿丰羽供稿

    乒乓球发球有哪些技术 www.nw4h.net   如果文章的话题是美食的话,应该怎么向人介绍美食呢?接下来小编为大家介绍以美食为话题的优美文章,一起来看看吧!

    以美食为话题的优美文章:疙渣

      疙渣

      ●蓝 雪(陕西)

      吃力地打出疙渣这两个字的时候,感觉分外别扭,生疏。平常方言叫惯了,但字却很少见到。正如biangbiang面的biang字 ,真正写出来竟然要十八画。我要再说几个方言, 恐怕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。 例如,把我,叫额;你去什么地方,就说,你去阿达?形容一个女孩子漂亮,会说,这个女娃长得心疼很。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。所谓十里风俗不同,各地有各地的方言,各地也就有各地的特产和名山秀水。而一说起自己的家乡,估计人人都能说出几个有名气的地方,几道具有特色的风味小吃来。

      曾经写过一篇关于搅团的小吃。文发表后,通过留言发现,文友们一提起吃来,皆是眉飞色舞。喜欢吃的,吃了这次想那次,并美其名曰“哄上坡”。不爱吃的,直觉难以下咽。但不管怎样,关中人对于搅团的关注和喜爱程度,决不亚于山珍海味。在精细粮食特别少的那个年代,关中人用自己的聪明才智,创造出了几十种令人回味无穷的面食。像担担面、裤带面、哨子面、锅盔、biangbiang面、羊肉泡馍、葫芦头、肉加馍、煎饼、凉皮、擀面皮等等,而至于这个疙渣,就不是那么引人注目了。疙渣到底是什么呢?打好搅团,刮净后,便露出来一层层厚厚的底,用慢火煨干,分离出来的就是疙渣??醋?,焦黄焦黄、脆干脆干的,咬一口嘎巴响。有人把它叫锅底,也有人叫瓜瓜,我们这里叫它疙渣,类似于现在超市卖的锅巴。

      由于搅团打起来费时、费面、费力,还燃锅燃灶,所以很少去做,自然这疙渣也就好久才能吃上一次。疙渣也就成了娃娃们的零食和最爱。在那个穷苦年代,大人忙着地里又忙着屋里,一到烤疙渣时,难免性急,这火就大了,疙渣烧得焦黑,没法吃,就哄碎娃说,快吃,快吃,吃了拾钱喱;火小了,锅底煨不干,潮,软。再哭,再哭,就不给你吃咧。也是,哭也没用,烤不干,你咋吃嘛!

      某日,去商场溜达。这商场里除了卖穿的、金银珠宝、化妆品外,竟然还有农家小吃,名曰:袁家印象。哦,竟然把袁家村搬到商场来了!说起袁家村,方圆百里,几乎无人不晓。每到早春花红柳绿时,人们就说,走,到袁家村看桃花去。赏完了桃花,就跑到袁家去吃小吃。听说锅盔、酸奶、石子馍、柿饼,应有尽有,其中就有搅团。只闻得其名,可就是没去过。今日里,竟然在这看到这么多农家特色小吃,可真是大开眼界呀。只见一米开外的门脸里边,砌了两个大灶,分别支着尺八的大铁锅,两个身穿店服的小伙,一人用一根长长的擀面杖,在大锅里不停的搅着,头上的汗一个劲地往下流。这打搅团,还真是个力气活,要是换个年龄大的,这么一大锅的搅团,还没等打熟,估计早就着锅底了。头顶着蓝印花头巾,腰系碎花蓝围裙,打扮得一看就是关中女人形象。此时,正麻利地给顾客碗里调上蒜水、辣子、韭菜等调料。瞧,这一碗碗搅团,辣子,红红艳艳;韭菜,绿格盈盈;搅团,软白软白,真是令人垂涎三尺呀!愣神功夫,搅团师傅已然揭下了一个大块的疙渣。这么大个的疙渣,还真是少见。年龄大些的老人,看到疙渣,面带微笑地走到跟前,给娃娃掰一小块,自己掰一小块塞进嘴里,边吃边说,美的很,还是当年那个味道,满脸的幸福。

      小时,不爱吃茄子,就光爱吃个炒好的茄子把;不爱吃搅团,就爱吃打搅团剩下的疙渣。每到打搅团时,母亲就说,快去扯些麦秸回来。我便背起背篓,来到麦秸垛,麦秸垛堆得是又高又大,掏扯上半篓。背回家时,搅团正好打成。母亲给茶盘晾些,再漏些鱼鱼,又往碗里盛些热的,眼巴巴等着母亲收拾完毕,往灶膛填把麦秸秆,待疙渣慢慢翘起,微黄时,母亲便用铲铲轻轻顺锅边铲出。焦黄,脆干。咬着疙渣,动听的音符便从嘴里唱出了美妙的曲子来。

      看着眼前的娃娃,蹲下身,轻轻地摸摸羊角辫,不禁脱口问道,好吃么?她脆生生地笑着说,好吃。旁边的人都笑了起来。

      公众号:天府散文

      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!

      为你推荐
    • 村民好奇放生3只小龙虾 8年后泛滥成灾“侵占”全村 2019-03-26
    • 天津振兴小站稻惠农增收成效显著 让优质小站稻香飘万家 2019-03-26
    • 宁夏品牌大米抱团闯市场 2019-03-19
    • 端午节,跟随习近平找寻中华民族“精气神” 2019-03-16
    • 以重大事件为契机优化党的对外形象 2019-03-05
    • 足球只不过是个娱乐项目,吃饭赚钱才是安身立命必须要做的,不要跟着那些戏子瞎起哄。 2019-03-05
    •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20周年 2019-03-01
    • 西门子展示新型高铁列车,曾向中国“漫天要价” 2019-03-01
    • 有理讲理,不要诬蔑。 2019-02-11
    • 海南出台引进人才住房保障指导意见:满8年无偿赠与全部产权 2019-02-11
    • 人为某种意识而奋斗是幸福的,获得成绩或成就更幸福。 2019-01-23
    • 震后十年·追忆与新生:关于2008年的那场地震,陕西有记忆 2019-01-16
    • 广东金林村:农民爱写诗 2019-01-06
    • 女性之声——全国妇联 2019-01-06
    • 北京三所“双一流”高校零门槛转专业 2018-12-20